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原西边喀斯特二期成功申遗,世界自然遗生产
分类:4445.com

世界自然遗产地的拓荒者和守护者

6月23日,以桂林喀斯特、施秉喀斯特、金佛山喀斯特和环江喀斯特组成的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在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贵州师范大学为中国南方喀斯特二期“申遗”成功提供了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生当强国好奉献,死应报民留善安近日,88岁高龄的工程地质、水文地质与环境地质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卢耀如捐出个人积蓄360万元,设立基金奖掖后学,并赋诗感怀。包括同济大学、贵州师范大学在内的3 2高校和科研院所,成为基金优先支持的对象。卢耀如说,这360万元也许不能做什么大事,但是对年轻人在科研起步阶段也许很重要,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引来更多的支持。

贵州四次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他们四次奋战在一线,为贵州成为全国世界自然遗产最多的省份、中国成为全球世界自然遗产地最多的国家作出重要贡献。 在为申遗提供科学支撑的过程中,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和关注。 推广贵州的遗产地、促进贵州乃至全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和石漠化建设、推动遗产地乃至全省的生态环境系统性保护和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他们勇于探索、不断刷新“学术担当”。

身在卡塔尔参加大会的贵州师范大学中国南方喀斯特研究院院长、国家喀斯特石漠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熊康宁通过电子邮件与记者交流:“这次申遗项目是继2007年云南石林、贵州荔波、重庆武隆组成的‘中国南方喀斯特’申遗成功后的第二期项目,与之前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第一期共同组成一个更加完整的系列遗产,包含从高原到平原最具代表性的喀斯特地貌,反映了一个完整而独特的喀斯特演化过程,同时展示世界上最壮观、最多样的喀斯特景观。”

用几十年积蓄兑现69年前诺言

VR全景体验施秉云台山

图片 1

在同济大学举行的捐赠仪式上,耄耋之年的卢耀如上台深深地鞠了一躬。这些钱都是我几十年的积蓄,现在回报给社会,支持那些在科研上需要支持的年轻人,这也是兑现我69年前的诺言,希望能够告慰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的在天之灵。我,卢耀如曾经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管是过去几十年,还是今天,我都是这样做的。言语之间,他几度哽咽。

拍摄队员进入云台山原始森林中。 带上VR眼镜,地质学专业的研究生胡含仿佛置身施秉云台山仙境,对于内行人来说,能看看这个喀斯特最具代表性的区域之一,胡含认为这是去参加深圳文博会的一大收获。 在今年的第十五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贵州馆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展区的VR体验无疑是一大亮点。为了拍摄云台山VR全景,尽可能还原云台山的自然风光,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文创中心的刘啟钧等人在深山蹲守20余天,为了等待云海景观,他们在观景最高峰徐宫殿露营驻扎。 “我们不仅学会与原始丛林相处,还要面对喀斯特地貌的不稳定性,克服云豹、蛇等野生动物随时可能出现的恐惧。”刘啟钧说,虽然拍摄过程惊险,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亲身观看美轮美奂的云海和喀斯特景观,所以能用这种形式让更多人看到贵州这一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美丽,对于我们新闻传播工作者来说是一种创新的成就感。” 为什么选中施秉云台山作为VR体验情景?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文创中心文创产品研发工作室和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牵手,推动着贵州自然遗产地的保护和宣传,把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景区,在VR全景以及文创产品开发推广等方面将贵州自然遗产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带入更多人的视野。 “云台山是施秉最具代表性的喀斯特地貌区域,山体沉积岩厚度有2520米,仅出露的寒武纪5.1亿年前高台组的岩层就有近400米。这里在远古曾经经历过两次大规模的断裂活动,形成了数个断陷盆地,之后地壳曾经长期稳定,直到新生代开始,云台山区域的地壳开始抬升,河流迅速下切,前面所说的一幕上演,云台山出现了陡峻的峰丛峡谷,以及锥状峰丛和塔状峰林喀斯特地貌。”介绍起施秉云台山,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副教授刘子琦对每一个数据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她把云台山比作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学院的小孩。为了能让施秉云台山申遗成功,两年时间,刘子琦和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的专家学者频繁往返于云台山和贵阳两地之间,实地考察、研究、论证……申遗材料在科研工作者的努力下完善再完善,细化再细化。 在业界,对申遗工作有一种比喻,称其为“屠龙之术”,形容无比困难且机会稀少,已经历过荔波和赤水申遗成功的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学院学术团队做好充分准备面对这场硬仗。“但由于云台山不可复制的喀斯特地形地貌,且是联合国主动邀请的二期意向性项目,我们的这次申遗相对于其他几次出乎意料地顺利。” 刘子琦说,喀斯特研究院参与申报的自然遗产地几乎都成了网红打卡地。施秉云台山的景色完全不亚于其他任何一处,且具有唯一性、独特性,但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 “所以我们一直很着急,很想利用仅有的科研经费,为景区尽可能多的做一些事情。”刘子琦告诉记者,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地的专家曾到贵州考察,认为全球没有一个地方的白云岩山体,像施秉云台山那样独特,这种白云岩山体岩石破碎,通常形成的山体都是浑圆的,目前没有找到像云台山这样呈90度角的山体。 “它长得像桂林的山峰,但桂林的山峰岩石非常坚硬,人们可以上去攀岩,这里却不能随意攀爬。”在向外推广的同时,专家团队对这种地质类景区的科学指导和专业介入显得尤为重要,如果人为开发过度或者不科学,很容易造成土地石漠化,因此,不仅是施秉云台山,所有自然遗产地的开发和保护都很需要学界的参与。 “不过,科学家们在学术界虽然有许多科研成果,但把自然遗产地推向市场,以及把自然遗产地的非遗元素用文创商品的形式呈现,还得依靠像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文创中心这样的大平台。”基于这样的思考,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的专家找到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集团文创中心,想借助他们对文化创意方面的敏感和资源匹配能力,把这个自然遗产地推广出去,为此做了VR体验的呈现。“下一步,我们将努力推动世界自然遗产地的就业和脱贫。”刘子琦说。

1950年,卢耀如被清华地质系录取了。因为家里太穷,清华大学开学已经十多天了,他还没有筹到路费。有一天,他所工作的福州团工委两名同事,带着十多个同事平时攒的钱和当天卖菜的钱共29.5元,送给他去读书。卢耀如说:当时,我非常感动,立下誓言,学成后一定要回报社会。

助力申报四处贵州世界自然遗产地

根据卢耀如的意愿,设立在同济大学的卢耀如生态环境与地质工程激励基金,将用于支持、推动生态环境与地质工程相关学科向世界一流学科迈进,特别是在学科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及成果转化等方面,将优先支持 3 2高校和科研院所。即同济大学、贵州师范大学、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3家单位,以及清华大学和中国地质大学两所高校。这其中,同济大学和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是卢耀如长期工作的地方;清华大学和中国地质大学均为他的母校;而卢耀如兼任名誉校长的贵州师范大学,则是他征战贵州石漠化的根据地。

云台山VR截图。 2007年6月在联合国第31届遗产大会上,荔波被评为世界自然遗产地,成为中国第六个,贵州第一个世界自然遗产地。 2009年2月,赤水市已纳入中国丹霞地貌捆绑申报世界自然遗产总文编制范围且排名第一,2010年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2014年6月,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以贵州施秉云台山等为代表的中国南方喀斯特二期申遗项目获批通过。这是我省继荔波喀斯特、赤水丹霞之后的第三个世界自然遗产地; 2017年10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高瑞林、马蒙先生和省市专家一行近30人对梵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进行现场考察评估,梵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2018年初,经国务院批准,梵净山成为2018年我国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唯一项目。2018年7月,在波斯湾西岸巴林王国首都麦纳麦召开的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上,铜仁梵净山景区获准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的第十三处世界自然遗产,贵州的第四处。 占比之高,数量之大,贵州的申遗工作堪称出色,但鲜为人知的是,四处自然遗产地的申报成功,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功不可没。 从2006年熊康宁教授带领5位教师筹备创建,到2007年学校特聘中国工程院卢耀如院士作为首席专家后正式挂牌成立,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发展到今天,这个团队牵头组建了贵州省地理学国内一流学科,在中国和贵州开创国家喀斯特学科、团队与平台。主持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地理学博士授予点和国内一流学科建设,形成以地理学博士授予点为龙头,包括8个学科专业本、硕、博3个层次的学科体系;主持全国高等学校学科创新引智计划中国南方喀斯特生态环境学科创新引智计划111基地等1个国家级和4省级学科人才团、贵州省喀斯特山地生态环境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和国家喀斯特石漠化防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2个国家级和3个省级科技平台建设。

建起喀斯特地区首个大型水电站

让喀斯特美景远离“生态癌症”

毕业后,卢耀如长期从事岩溶地质的科研和工程实践,并建立了岩溶发育与工程环境效应系统理论。由于其在喀斯特研究上的突出贡献,被国内外学者誉称喀斯特卢。

熊康宁与喀斯特研究院的老师交流讨论。 数年来反复走进深山的专家团队。 “喀斯特地区的自然风光如果保护得好,很可能成为自然遗产地,如果保护得不好,就很可能走向石漠化,这是两个容易相互转化的极端,也是我们最担心的问题。”刘子琦介绍。 “‘开展国土绿化行动,推进荒漠化、石漠化、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石漠化治理,被写进党的十九大报告和2018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我国再一次从国家层面强调石漠化治理的重要性。”接受记者采访时,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学科带头人熊康宁说。 “遏制石漠化,是贵州生态建设的首要任务。”熊康宁率先提出,石漠化是可以被治理的,并用实际行动征服“生态癌症”。“花江模式”就是最好的佐证。 熊康宁教授是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他带领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团队成员,一直在与喀斯特石漠化顽强抗争。 石漠化被学术界称为“生态癌症”,是生态再生性几乎为零的喀斯特环境。作为世界上岩溶发育最典型的地区之一,贵州喀斯特地貌面积占全省国土总面积的73%,是全国石漠化面积最大、类型最多、程度最深、危害最重的省份。 “白花花的石头,看不见片土,甚至寸草不生。”熊康宁用直观的语言给记者描述石漠化现象。 “2000年时,花江大峡谷喀斯特分布面积达89.79%,其中强度石漠化占比较高,达22.76%,是贵州高原上典型的喀斯特峡谷区域,基本不具备农牧生产条件。”熊康宁说。 “从国家‘九五’计划起,我们就以最具典型和代表性的花江大峡谷作为示范区,研究攻克石漠化这个‘生态癌症’的科学技术。”熊康宁表示,目前正值国家“十三五”期间,连续5个五年计划,他们都承担着关于石漠化治理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大课题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和贵州省科技计划8项有关石漠化治理重大科研项目或课题,为国家在南方和贵州开设石漠化治理工程专项提供了科技支撑。 经过20年的理论研究、技术攻关和应用示范的积累,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已建立石漠化等级指标体系,查明贵州石漠化现状、分布和趋势等空间规律,成果经省政府省长办公会审定、省统计局发布;提出石漠化生态环境是可以治理改善的,但治理是一个长期、艰巨的任务,绝非一两个五年计划就能达到“山川秀美”的论断;构建毕节、清镇、花江3个石漠化治理科学模式和9个工程模式及衍生产业扶贫技术体系,示范区所在县市被省委省政府批准为省级石漠化治理示范区。团队获科技部国家科技计划执行优秀团队奖,成果获贵州省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率先提出石漠化生态环境是可被治理和改善的论断后,熊康宁又敢为人先地以人地矛盾系统协调为线索,以流域为单元、以行政村为基础,以参与式农村社区发展为依托,以不同等级石漠化综合治理技术开发为对策的思路,梳理出石漠化治理的系统理论和方法。 通过综合治理,花江大峡谷初步实现经济、社会与生态环境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熊康宁告诉记者:“利用花江经验建立的喀斯特高原峡谷中-强度石漠化环境生态产业规模经营综合治理模式与技术示范区面积已超过50平方公里。石漠化面积比例降低了31%。农民人均纯收入也从1996年的650元提高到如今的6000元。”

彼时,国家决定在贵州乌江修建乌江渡水电站,但在喀斯特地区,大坝建在哪,是一个难题。1959年,卢耀如多次前往乌江渡,实地调查研究黔中一带喀斯特发育规律。

不过,乌江渡工程后来因故搁浅,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才重新上马。因坝址下有4个渗流通道需要慎重处理,卢耀如后来又多次赶赴现场研究防渗基础处理等问题。

1983年9月,母亲病重,卢耀如前往福州老家看望母亲后,又急忙赶回乌江渡工作。有一天,他考察完乌江渡库区,接到了母亲去世的电报,而此时,距母亲去世已经4天了。

正是在卢耀如的倾心指导下,乌江渡水电站得以顺利建成。该水电站的建成以及后期防渗基础处理等工作取得的成效,为我国在喀斯特地区修建高坝提供了宝贵经验。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作为我国首个在喀斯特地貌上兴建的大型水电站,乌江渡坝址及水库几无渗漏,年发电量33.4亿度,使贵州的发电能力大增,在贵州电网中发挥着骨干作用。

对贵州石漠化治理倾注毕生心血

60年多来,卢耀如的足迹踏遍贵州大地,对于贵州喀斯特地区的石漠化治理,他倾注了毕生心血。

贵州是我国最不发达的省份之一,地处世界三大喀斯特集中分布区中最大的东亚片区的中心,喀斯特地貌占贵州全省总面积的73.3%。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卢耀如首先提出了贵州等西南石灰岩地区的石漠化问题,逐渐引起国家领导层面的重视。

2004年,由卢耀如等19名国内顶尖水利、地质专家组成的专家组,向国务院提交了《贵州石漠化治理专题调研报告》,成为中央出台贵州石漠化治理方案的最有效决策依据。

对石漠化治理的有效资金渠道,除了争取国家专项资金外,卢耀如还提出了生态补偿观点。

为推动贵州喀斯特生态环境保护及石漠化综合治理,卢耀如选择与贵州喀斯特研究方面有深厚积淀的贵州师范大学合作,为当地搭建科研平台,培养喀斯特研究方面的人才。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如今,经卢耀如牵头成立的中国南方喀斯特研究院,在科研上取得了丰硕成果:相继在贵州花江大峡谷、清镇、毕节等地设立石漠化治理研究基地,探索出著名的花江模式,曾经的生态癌症正被治愈;科研团队相继成功申报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一期项目(含云南石林、贵州荔波、重庆武隆)、中国丹霞捆绑项目(含贵州赤水、福建泰宁、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江西龙虎山和浙江江郎山)、中国南方喀斯特第二期项目(含广西桂林、贵州施秉、重庆金佛山和广西环江)以及梵净山世界自然遗产项目,均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世界遗产增至53项,贵州也成为中国世界自然遗产数量最多的省份。

本文由www.4445.com发布于444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原西边喀斯特二期成功申遗,世界自然遗生产

上一篇:省种植业局到黔西南引导草原监测工作,省农业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